dota2菠菜怎么玩 > dota2视频 > Vega创始人访谈:DOTA2战队难寻找赞助商

Vega创始人访谈:DOTA2战队难寻找赞助商

2020-04-26 16:11 来源:玩法网

  由于资金出现问题的“俄国鲨鱼”dota2sp/657.html">Vega Squadron在2019年2月解散DOTA2分部后无法在新赛季再度拉起一支Dota2队伍,同年8月dota2sp/657.html">Vega Squadron解散CS:GO分部。俄国富商、Vega Squadron创始人Aleksey Kondakov也坦言仍拖欠Dota2选手的奖金和薪水的事实,但他也表示相信自己会很快处理并解决这些问题。但在Aleksey Kondakov在Vega Squadron宣布辞职6个月后,应该处理好的债务问题也没了着落。在Vega Squadron的主页上仅存有英雄联盟分部的新闻和成员名单。Aleksey Kondakov近来公开表示到他将与大家分享电子竞技的另一面:与赞助商合作的失败、债务问题、俱乐部管理中的失误和遗憾以及他仍在为重建Vega Squadron所做的努力。以下是他的原文翻译:

  我们在过去将Vega Squadron视为企业进行运营的概念是错误的。将全部预算的80%用于市场营销,剩余20%则用于其他支出。但是事实上恰恰相反,差不多5%的经费用来支付市场的营销,而剩余的钱全部花在了选手身上。若队伍可以取得良好的成绩,他们的成绩可以为俱乐部吸引到足够所需的经费。这么多年来,我终于醒悟这是多么昏庸的决策。

  在队伍方面,我们的概念是围绕教练去组建一支合适的队伍。直到我离开之时我仍始终相信Kips(DOTA2教练&分析师曾任职于Fantic、TNC、coL等),相信她告诉我的一切,但很遗憾的是结果未能如愿。

  队伍解散的原因是在2019年国际邀请赛的地区预选赛当中我们未能出线,投资方对于我们表示非常不满意,他们希望我们最起码可以从地区预选赛当中出线。

  尽管我们在随后的两个月当中过得举步维艰,但资金来源已经出现问题延迟到账、赞助被削减等等麻烦接踵而至。为此我当时希望可以重新组队伍,我们将组建一支全新的队伍!我们仍然可以向所有人证明我们存在的意义!

  当时从欧洲寻找合适的选手应该是正确的选择。我们俱乐部有着足够的名号,经验技术都算拔尖的选手,完全可以有条件依赖例如我们的Khezu等选手来组建队伍,来冲击Major等各类赛事。但在那时我也意识到我们的财务境况着实糟糕,这是一颗随时会引爆的炸弹。但我有必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我们的俱乐部,并设法争取欧洲的赞助商的支持。

  我们曾与一家著名的设备制造商进行了沟通,当然他们并未提供给我们足够的资金,虽然钱少了一些,但总聊胜于无。当我和队伍分开后,我们被告知:“他们想要这个队伍的合同。”谈判持续了很久,但是选手的薪水却一直难以到位。

  如果谈及训练场地费用,那么仅仅DOTA2的训练场地就大约需要2万美元,而CS:GO也需要差不多2万美元。而聘请工作人员、编辑、视频制作人员也需要不少的经费,从这个角度看赞助商的提供的资金连覆盖这些所需的费用一半都不够。尽管偶尔会有一些奖金收入,但是剩下的资金来源基本全靠赞助商的资助,总之我们非常依赖赞助商的支持。

Vega创始人访谈:DOTA2战队难寻找赞助商

  每次与俱乐部赞助谈判的时候,当谈及利益收入后大家纷纷脚底抹油人没影了。他们甚至害怕仅仅只有一万美元的支出预算。正如我在和一个俱乐部闲聊当中他们向我诉苦说到:“我们很难向投资方解释清楚为什么我们要在一些方面上的开销。”俱乐部经理什么都清楚、媒体人士也清楚,但是投资者却永远难以理解那些必要开销上的支出。

  我一直在苦苦找寻可以让俱乐部照常运转的办法,寻求各种渠道的资金来源。当我们发布重组公告后,我们与三位潜在的赞助商进行了沟通,时间一直持续到五月和六月,当步入最后的协商阶段时我渐渐意识到这一切努力又白白付之东流了。

  在和Winstrike一起寻找赞助商的开始大家都非常乐观,虽然中间一位有意向的赞助商退出了,但是还有一位赞助商仍然保持着和我们的联系。但是他们考虑了非常久的时间,对他们而言达成共识的道路上有很多障碍,最后我们收到的消息是“他们还没准备好”。

  我在尽可能的寻求帮助拖延时间,因为他们曾经答应过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为此我也向选手们保证,我们正在给大家起草新的合同,一整套文件,其中有一半所需的签署已经完成了。因此,我信心十足的对CS:GO以及DOTA2的成员们保证:兄弟们!我们将解决拖欠大家的薪水,兄弟们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请耐心等待!

  选手们是电子竞技运动员,而我们是一个组织,我们始终在河岸的两端相视。我有一个非常好的例子:Solo曾在2015年为我们效力,我们在2015年在TI5的也拿到了不错的成绩,尽管他们的工资每月只有300欧元。他们在TI5赛后都收到了待遇丰厚的薪水报价,如果他们愿意完全可以合法合理的离开我这里,但是他们留下了。我们互相信任彼此,Solo和其他选手当时常常站在我的角度和我共同前进,但是在如今我并不认为我还会遇到像Solo他们那般重情重义的选手。